nba指数bet36
当前位置:研究会主页 >> 文史研究 >> 赛珍珠笔下的中国女性

赛珍珠笔下的中国女性

文章来源:历史文化研究会      添加时间:2018-05-25      阅读数:

戴锦美

  赛珍珠在中国生活了30多年,她以中国农村生活为题材的小说《大地》三部曲①,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成为美国文学史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。最近,笔者阅读了赛珍珠的《大地》三部曲、《龙子》②、《群芳亭》③等作品,在她的笔下,一个个中国女性形象栩栩如生,既有女性的被歧视、被压迫、被损害,又有女性的奋力抗争,勇敢追求。赛珍珠从自身的女性视角,对中国女性解放,并最终获得自由、平等,怀抱理想,并寄予了厚望。

旧 式 女 性

  在赛珍珠的笔下,中国二十世纪二、三十年代旧式女性是这样的一群:她们一生下来就不受家族欢迎,被溺毙、被遗弃、被出卖、受歧视。阿兰(《大地》)在饥荒年代,不得已亲手掐死了刚刚生下的女婴;秋明(《群芳亭》)、梅琳(《分家》④)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孩子;阿兰从小被卖去做了丫头;半笑(《龙子》)终日与织布机为伴,足不出户。生了女孩,被当作给别人家生养的。小小年纪,父母强迫她裹脚,认为只有裹得“三寸金莲”,方能讨得男人欢心。阿兰因为一双大脚,被丈夫嘲笑,她自己为此很自卑。于是阿兰给她的女儿裹脚,任凭小女孩哭泣哀求,痛得彻夜难眠。女孩长到十几岁如林嫂的大女儿(《龙子》),父母给找一个婆家嫁出去,成为婆家的人,生死由命。阿兰在大户人家做丫头,几乎天天挨打,用皮条抽打。如果是一个有点姿色的丫头,或者挨打,或者被抱到男人的床上,幼年时期即遭受非人折磨。被抱养的女婴秋明,被当作童养媳。她的未婚夫不幸染病去世了,养母就责怪她把灾星带到家里,尚未结婚,却成了寡妇。被卖到妓院的女子杜鹃、荷花、梨花等(《大地》),更为世人所不齿,连阿兰那样最底层的妇女,都不正眼看她们。她们出卖肉体和灵魂,沦为男人的玩物。旧式女性的婚姻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只有在结婚当天,才能看到对方的真面目。她们的婚姻更多的是赌博,不如意也只好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。女性的价值在于生儿育女,取悦丈夫。秋明担心生不出孩子竟然要上吊自杀。社会不允许女性有工资、技能、学问,而贫穷的母亲更是没有尊严。阿兰在生孩子的第二天,就要起床,像平常一样,为男人做饭,下地干活。奶妈莲莲(《群芳亭》)用甘甜的乳汁喂养富人家的孩子,而任由自己的孩子面黄肌瘦。阿兰整日默默无闻操劳一生,儿孙满堂,日子富裕了,却被丈夫无情抛弃。受到种种不公正的对待,阿兰只是感到害怕而毫不反抗,直到慢慢地耗尽精力而死去。旧式女性的悲惨命运,令人扼腕长叹。

抗 争 女 性

  在赛珍珠的笔下,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,众多女性不再是阿兰式的逆来顺受,毫无主见,她们以自己的方式反抗旧势力,争取解放,获得男女平等。爱兰的母亲(《儿子》⑤),一个知书识礼的太太,仅仅因为生了女孩而饱受丈夫的冷落和歧视。她下决心不让女儿重蹈覆辙。她不给爱兰缠小脚,而是送女儿上学念书;她让女孩得到一个男孩所能得到的一切,做一个适应时代的女子;她尽己所能去冲破一个女人与生俱来所受的束缚,给她自由。爱兰便真的如她所愿,活泼、开朗、新潮,选择自己所爱的男人结婚。林嫂(《龙子》)认为,没有什么事比女人识字更坏的了。而儿媳妇玉儿偏偏不理会,将自己的一头秀发剪下来卖掉,宁可不买耳环,也要买一本书。有了见识的玉儿,在国家危急关头,再也不能满足于在小小的院墙里面生养孩子,她想着干点什么伟大的事情。她和丈夫奔赴抗日根据地,再回到家乡机智勇敢地消灭日寇。她反抗的不仅仅是封建旧势力,争取女性解放,更为国家和民族而不屈抗争。桂兰(《东风.西风》⑥)原本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弱小女子,却在从美国留学回来的丈夫的影响下,敢于违背母亲的意愿,为哥哥的爱情辩护,支持其娶外国女子为妻,这在当时被视为不忠不孝,大逆不道,没有很大的勇气是不行的。吴太太(《群芳亭》)由于不再爱自己的丈夫,想摆脱他,便选择了一个让男人能够接受的方式:给他纳妾,给自己自由。在一个对女人要求“从一而终”的年代,吴太太以牺牲自己为代价,表达了对无爱婚姻最为彻底的反抗。众多女性以自己的勇气和智慧,引领女性解放之路越走越宽。
理 想 女 性

  吴太太(《群芳亭》)是赛珍珠笔下理想女性的典型代表。她出身名门,受过良好的教育,知书达礼,兰质慧心。在深宅大院里,儿媳妇对婆婆只有绝对的服从,但吴太太运用自己的智慧,在庭院里巧妙地种上自己喜欢的兰花。她有足够的自信,不害怕年龄变大。身为女性,她珍视自己的性别。她说:“我欢迎小女娃。世上有男人总归也要有女人嘛。”面对禁书,她说:“男人所能知道的,女人就不应该知道吗?”她让相亲的姑娘看男方的照片,要是有人持异议,她就反问:“是不是只有男方才能看照片?让女方也看看男方的面容,这难道有什么不公平?”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时代,这些都是了不起的男女平等思想。她善待下人,允许女仆英英自由自在地说话。吴府上上下下六十多口人都喜欢她。吴太太在成功摆脱了公公、丈夫之后,获得了自由,可以做她想做的事。她邀请意大利人安修士来吴府做家庭教师,让他做心灵的导师,并一起讨论天文地理和人生意义,最终在精神上爱上了他,找到了自己的心灵归宿。当别人对她是否感到幸福表示疑虑时,吴太太给予了肯定的答复:“我完全幸福。我按照我的意愿安排生活。”在赛珍珠笔下,虽然对梅琳(《分家》)着墨不多,却寄托了她对年轻女性的理想。梅琳接受过医学专科教育,自由自在,不拘一格。面对从天而降的爱情,她从容镇静。她不想只是结婚、料理家务和带孩子,她要成为一名医生,并最终创办一家医院。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,能够事业、家庭两者兼顾,何尝不是天下女性的理想?

女 性 解 放 之 路

  中外女性走着艰难曲折的解放之路。赛珍珠因《大地》三部曲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同样招来一部分男性作家的妒忌、不满,甚至敌意的嘲讽,其中一个摆不上台面的原因,便是她的性别。在他们看来,美国有一大批很有成就的男性作家,而瑞典皇家学院的评委们,偏偏选名不见经传的女作家赛珍珠得奖,难免让一些轻视妇女的男性作家感到惊讶、不平,甚至愤怒。事实上,无论是过去,还是现在;在中国,还是在国外,男性在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领域仍然占据着主导地位,女性解放、男女平等仍然任重而道远。
女性解放重在国家安定富强。落后就要挨打。在贫穷落后的旧中国,外国列强入侵,签订不平等条约,烧杀抢掳,无恶不作。国家无力保护弱小的妇女、儿童,多少人惨死在敌人的刺刀下。无数女性被强暴,从几岁的孩童到年长的老妪。吴廉的母亲(《大地》),一个老得连路都走不动、糊里糊涂的老太太,竟然被日寇强暴而死。只有国家安定富强,才能保护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妇女、儿童。实践也说明了这一点。解放后的新中国,走上了安定富强之路,才带来了女性解放的春天。国家出台《婚姻法》、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,从法律上、制度上保护妇女;实行计划生育,生男生女都一样;男女平起平坐、同工同酬深入人心;男人能做到的,女人也能做到,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;男女同样享有继承权,一样需要赡养老人,养女儿同样可以防老;女性在各个领域建功立业,成为副总理、副委员长、部长、校长、教授、艺术家、企业家、工程师;由于经济独立,女性在家庭中享有较高的地位,不少女性掌握家庭的经济大权,丈夫将工资卡放心地交给妻子成为平常现象;妻子在家庭中享有话语权、决定权,在夫妻关系和睦的家庭,夫妻常常是共同商量决定家中大小事务。
必须重视女性接受文化教育。赛珍珠在《群芳亭》中借峰镆的口说:“学会识字就如在心里点亮了一盏灯,将禁锢的灵魂释放出来,好似开启了一扇通往宇宙的大门。”知识改变命运,更改变着女性的命运。当女性获得了与男性同等的权利,并不意味女性一定能取得与男性一样的成功。女性只有学识、能力等同甚至超过男性,才有希望与男性同台竞争。在现实生活中,接受高等教育的男性比例普遍高于女性。部分女孩的父母甚至女孩本身,或多或少地认为,学得好不如嫁得好,女孩学历太高,婚恋都是难题。同样是大学毕业的女性,由于结婚生子,照顾家庭,大多数停滞不前,不再深造,而多数男性一边工作一边继续学习。不少女性对于工作也是敷衍了事,不思进取,造成男女在事业成就上渐行渐远,差距越来越大。作为女性,要树立终身学习的理念,勇敢地接受新思想、新观念,以自己的实力和水平求得男女的真正平等,而不是凭照顾和同情取得一席之地。
女性解放更多的是自我解放。吴太太(《群芳亭》)认为,当一个女人自主时,她便获得了自由。不同的女性都自主选择着不同的道路。当女性选择自尊时,她尊重自己的性别,维护自己的尊严,绝不会因为自己是女性而自轻自贱。她摒弃禁锢女性的封建的旧道德,但对传统美德加以保留、继承,如贤淑、善良、温柔等。当女性选择自信时,她相信自己的能力,坚定自己的信念,反对妄自菲薄。“彼人也,予人也,彼能是,予亦能是哉!”当女性选择自立时,她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,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,保持独立的思想,拥有自己或大或小的事业,力图有所作为,不依附于任何人。当女性选择自强时,她不怕任何艰难险阻,奋发进取。她珍视自己的权利、自己的人生、自己的才智,顽强地显示、发展自己,尽最大努力去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。
也许,赛珍珠在塑造众多中国女性形象的时候,并没有明确的女权主义意识,但那些旧式女性的悲剧命运,唤起了人们的深切同情。人们在哀其不幸、怒其不争的同时,想得更多的是改变:彻底改变妇女的地位。正如在一篇描写“感动美国选民”的希拉里的母亲多萝西的文章中所说:80多年前,美国妇女连选举权都没有,如今,她女儿却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⑦。算起来也是赛珍珠《大地》写作80年后的今天,中国女性的地位也已发生了根本改变。让赛珍珠关于女性寻求自由、解放的理想变为现实,是我们对她最好的纪念。
引注:
①  赛珍珠《大地三部曲》,王逢振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②  赛珍珠《龙子》,丁国华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③  赛珍珠《群芳亭》,刘海平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④  赛珍珠《大地三部曲》之《分家》,王逢振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⑤  赛珍珠《大地三部曲》之《儿子》,王逢振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⑥  赛珍珠《东风.西风》,林三等译.桂林:漓江出版社,1998
⑦  韩颖《希拉里妈妈感动美国选民》,《扬子晚报》,2008年1月21日